又是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。最近一直没有新的东西分享,也没有太多的有感而发。直到昨天…

昨天刚刚得知的消息,《大众软件》在出完2016年12月的最后一刊,于2017年开始休刊。可能这个消息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创业年代已经麻木,或许还有很多一开始就用中关村在线,数字尾巴等网络媒体的朋友根本就没有听说过《大众软件》。那么,今天这篇博文我就告诉各位,《大众软件》是一本杂志,或者说,是国内已经不再适合发展,正在被时代缓步溶解的纸媒行业。

有人要问我了,纸媒天天死的一家又一家,用得着写个博文来说吗?

是的,首先我得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私心。有一个很不错的朋友,高中时候认识的。后来在郑州西亚斯读书,我还记得很早以前,或许是在他还是一个刚刚踏入大学的新生的时候,他就告诉过我,他以后要去《大众软件》上班,因为他特别喜欢这本杂志。后来他毕业了,果然去了大软。本来这是一个学子如愿以偿的美好故事,可是发展到今天,竟是多了那么多的伤感和无奈。昨天在微博上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第一时间联系了他,问问是什么情况。他说很早以前,或许是他刚来到大软的时候,公司就已经动了休刊的想法,后来一直撑了这么久,终于还是妥协给了时代。并且他告诉我,大软并没有消失,而是要转型。如何转型呢?我想就是互联网吧。

我就是做互联网的,这本身是我应该暗自庆幸的一件事。起码他确定了我当前方向的正确性。可是,细思级恐。纸媒从何时开始不正确的?在时代和社会环境下,对的也会变成错的吗?作为互联网人,我只能说我的感受,纸媒一家一家关门的同时,我没有一点欣喜之感。举个简单的例子:互联网行业和纸媒行业都是屠宰场的一头猪,今天主人把纸媒宰了,剩下的那头会高兴吗?

行业是需要迎合政策。可是国内为什么很少会出现百年企业,这真的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。曾经了解过日本的社会环境,你在日本可能不经意消费的一家饭馆,甚至都有几百年的历史。如果环境就是要推进、迎合、扶持新事物,而不分青红皂白的否定已经不再火热的行业;如果因为天猫的出现,就要传统门店怨声载道。那么,经济究竟是在发展还是在倒退呢?每一个传统门店,都有一个为之奋斗大半生的劳动者,专业者,而这些人背后,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。一个行业的轻重,也意味着每一个家庭的兴衰。

微博上关注大软的同时,也看了一些微博评论。了解到小时候特别喜欢的一本杂志《家用电脑与游戏》,那时候没有高配置的电脑,只能看杂志上的游戏评测过把瘾。却没有想到,这本杂志也早在2014年就停刊了。我看到他们官微在最后时期,发起了两个话题:#家人都去哪儿了# #幽灵杂志社#

20161208131502
20161208131618

博文的最后,我想放上《大众软件》的“最终幻想”,这是他们在休刊之前,在摩点网发起的一次众筹。不为其他的,主要是想让大软现在的,以及曾经的粉丝能够得到一本杂志留作纪念。如此环境之下,纸媒只是想给自己的粉丝一本杂志,也变的如此艰难。

PS:刚刚想放上链接给大家,一看摩点网不能访问了。马上去问了我那位朋友:

20161208133132

我的个人博客一己之力微乎其微,不过只是想能帮上一把。如果有人觉得我有什么其他意思,那真的,以后也不用访问我的博客了。只有真诚,才能让生活更美好。难道不是吗?

附上大软关于休刊和众筹的原文,摘录如下:

我们大众软件 在摩点网发起了一次众筹,目的是为了帮助读者免邮费获得一本大软。
常有读者在微信后台、微博私信询问我们如何购买大软?邮局征订似乎已经不是这个快节奏得生活时代大家会选择的方式,通过发行代理的网店来购买又要承受高昂的配送费用,而书报亭的报刊零售似乎业已日薄西山。
因为有读者的支持,我们才能坚持到现在,直到成为这个行业里的“孤独的幸存者”——虽然这个孤独的感觉并没有让人太过愉快。没有竞争者不代表行业是一片蓝海,也或许只是英雄迟暮。
坚持了这么久,大家也已看清了这个行业,看法基本上都是一致的:那就是随着游戏行业的转变越来越快,传统纸媒被游戏业抛弃将是必然的结果,纸媒已经无法跟得上玩家们求新求快的步伐了。也许那款手游的生命周期都还不如我们的出刊期长呢?
即使继续在脱离时代进步的道路上坚守这一份“孤独”,那也只会越发显得苍白无力。为此,在2017年新的开端到来之际,寻求转型将是我们唯一的选择。
在2016年即将收官之际,我们也要为“大软”这一份持续了21年的情怀作一个完美的收官——用坚持不变的诚意,做好2016年的最后一期“大软”。而到了2017年,“大软”实体刊将进入休刊期。至于纸媒未来还能否复苏?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。
一切皆有可能!而我们只是暂时离开……

这个是大众软件众筹的地址:http://zhongchou.modian.com/item/8026.html

纸媒老矣,尚能饭否。各行各业,还是且行且珍惜吧。

本文为张腾宇博客原创 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。